仙女墨重秋

仙女下凡。
随便写写。
懒癌患者。
老王之妻。
郑伊健厨晚期患者。

【昊翔】年级第一和吊车尾的爱情故事

•ABO,A昊xB翔,耍流氓没有肉,轻松向。

•画风贼迷,一个讲述了打是亲骂是爱的故事。

===========================

孙翔是个Beta,那种虽然在人类中占大多数,但是在那些《霸道A总的贴身O秘书》里面少得可怜的Beta。

他对于那些每天只会发情,打架和吃饭Alpha和那些每天只会发情,绣花,哭唧唧的Omega十分的不屑,他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有骨气的一个Beta,在无数默默无闻的Beta为了撩汉而装A装O的时候,他以自己是一个Beta为荣。

孙翔同志为了证明Beta比那啥子Alpha更能干,在荣耀军校的入学考试里面突破重重难关,把本来排名最前的Alpha全部拉了下来,自己荣登考试第一的宝座。就这样,孙翔带着Alpha们懵逼的眼神和Beta兄弟们的羡慕嫉妒恨接过了录取通知书,拍了拍自己从老爸那里坑来的一叶之秋,昂着头走进了驾驶室,将马达开到最大,一口气冲了回家。

叶修叼着烟在家里无所事事正打算去车库看看自己的新机甲君莫笑的时候,孙翔的一叶之秋就从外面冲了进来,差点就完成了弑父大业。

叶修吓得烟都掉了。

“叶修!第一!第一!”孙翔从驾驶室里扬着通知书跑了出来,因为喜悦而有点发红的脸和叶修差点性命不保的苍白脸庞形成强烈的对比。

真•吓死爸爸了。

叶修白着脸捡起地上的烟,往烟嘴拍了拍,重新塞回了嘴里,吸了口烟冷静了一下。孙翔刚想说些啥,叶修一巴掌就拍在了他的后脑勺:“弑父啊你!你知不知道一叶之秋有多重啊?!你就这样冲进来你爸我被压死了谁给你交学费啊?!”

“学费不是我和唐柔自己打工……”

“你这性子能不能学一下你妹妹!”叶修立刻打断了孙翔接下来的话,絮絮叨叨地抢过了孙翔手里的通知书往外走去,“天天吵吵嚷嚷的也不知道是像谁,叫你不要和黄少天玩一块你偏不听。”他边数落孙翔边从家里的杂物堆里抽出了一个画框,将录取通知书裱进了里面。

孙翔呆愣愣地看着叶修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挂在了墙上,忽然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录取通知书我明天报道不是还要用……”

叶修的手停了一下,嘴里咬着烟转过头来,脸上是凝固的笑容。


“哎呀。”



开学的第一天,一手拿着一个大大的画框,一手提着行李的孙翔来到管理中心登记,他顺着指示牌来到队尾,有点嫌弃这种报道方式。

明明都4000年了怎么还有这种古代的报道方式,直接拿个终端发个信息不就完了。孙翔有些不乐意地想。嗝
一条长龙从管理中心门口排到宿舍门口,孙翔站在最尾的地方,夹着一个画框,手里举着写了“队尾”的牌子。

举了半个小时的牌子,好像一直都是自己队尾,孙翔有点小情绪了,正好前面有个提着大包小包的人用脑子想都是来排队的,孙翔心中一喜,正想把牌子递给他,那人就闪身插进了他前面,还一脸严肃。

?!

孙翔小情绪更严重了,牌子往后一扔扯过前面的人的领子往自己面前一拽:“你他妈怎么插队啊?!”那人似乎愣住了,正当孙翔想把他往后面扯的时候,他下意识一个过肩摔把孙翔摔在了地上。

唐昊,一个出身在贵族家庭的高贵Alpha,从小就开始了严格的军事训练,一直对父亲言听计从,导致高三的时候被拖了三四年的叛逆期突然到来,整日吃喝玩乐不听管教,从年级第一名降到了年级第五百名照样浪。本来这种成绩是上不了荣耀军校的,不过唐昊虽然在文试上拿了倒数,但在体能测试上却拿了第二,实力碾压其他人,再加上背景强大走了个后门,勉勉强强在最后一名进了学校。

他和孙翔的那一眼,恰恰是年级第一和吊车尾的深情对视。

孙翔被摔了出去之后他在地上久久不能回神,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感觉好像摸到了什么液体,伸到眼前一看,鼻血顺着他的手指往手心流去。

孙翔从小就没受过这种委屈,再怎么说自己老爸也是个威名赫赫的星际舰队总指挥,自己即使怎么嚣张也好从来没被人打过,此时此刻却被一个带着运动发带还把刘海弄下来,看起来就gay里gay气的长毛怪摔在了地上,还摔出了鼻血。

还能更丢人一些吗?

孙翔紧攥着拳头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他低着头,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他用手臂擦了下鼻子,在脸上拉出一条血迹,前脚一发力就朝着唐昊挥了一拳头。唐昊连忙稍稍蹲了下来,伸手抓住孙翔的肩膀正想捣他小腹一下,孙翔就抓住了他的脖子用膝盖顶了他胸口一下,唐昊瞳孔一缩,立刻往后倒去。



他觉得自己的肋骨可能断了。



结果孙翔觉得还不够,一把提起唐昊还想揍他几拳,就被旁边的Alpha拉住了:“兄弟有话好好说,这个人咱惹不起!先忍忍先忍忍,Alpha报仇十年不晚!”

“放你娘的屁!老子……呜呜!!”孙翔还没说完就被捂住了嘴,他在那个Alpha怀里左右挣扎,奈何那个人好像吃了大力菠菜一样贼大力,他只好踢着脚试图再踢几脚已经捂着胸口动弹不得的唐昊。

这场单方面的打架斗殴最后吵来了教官,唐昊被送去了医务室,孙翔被拉到管理中心训了四个小时,还叫来了家长。

叶修本来在基地训自己的副官训得好好的,忽然终端就响了,对面那个人还让他快点到学校来,他家小孩打架斗殴了。

叶修有点小自豪,连副官都不训了,走进君莫笑就往军校飞去。

当教官看到叶修穿着军服走进来的时候都给吓到了。

十几年前,叶修被称为混世魔王,带着舰队上将王杰希,军事顾问喻文州以及科技研发中心的总管肖时钦把学校搞得鸡犬不宁,一会不是粪池炸了就是他带着王杰希,肖时钦和喻文州三个人跑去广播室放AV。

要不是因为叶修四人的成绩好早就被踢出学校了。

因为教官曾经被叶修把牙膏换成了痔疮膏而对叶修有种过敏症状,一看到他就扔不住把自己的心脏病药掏了出来,直接干啃。

“哟,老冯。”叶修笑眯眯地点上了烟,“我家小孩呢?”

从此以后冯宪君看孙翔的眼神就变成了看什么很恐怖的东西一下,能不跟孙翔说话就不说,要是一定要说也是用终端发信息,导致孙翔当时还以为自己被教官霸凌了。

tbc

失踪人口的回归嗝。今年第一篇文。

评论(22)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