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墨重秋

仙女下凡。
随便写写。
懒癌患者。
老王之妻。
郑伊健厨晚期患者。

【莱昴】失恋阵线联盟

点文。

那片星空,点缀着数亿繁星,在失恋之人的眼中,皎洁的月光带着不可言喻的凄凉。菜月昴自认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躺在紫蓝交杂的草坪上,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许多关于失恋的名句,然后越发控制不住自己,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喜欢了这么久,结果在你眼里只是个儿子?!”菜月昴向着月光大吼,银霜洒在他看起来略带稚气的脸上,树影摇曳,这么一个乍一看还挺有意境的场景,配上菜月昴的台词之后就弥漫出了一种诡异和蜜汁尴尬。
艾米莉亚回应了他的表白,并且抚摸着他的头,带着一股浓厚的母爱,笑着说:“我也喜欢昴呀,我可是一直把昴当做我的孩子呢!”
菜月昴:我他妈想泡你而你只把我当做儿子????
“昴,大半夜的这么吵可不太好哦。”菜月昴闻声转过头来,剑圣依旧带着他标准的和善的笑容,骑士制服没有换下来,他朝着菜月昴走过来,腰上还挂着剑。大半夜还别着剑的行为让菜月昴对这个人生赢家找到了发泄口:“大半夜你还带着剑你是想干嘛啊,这个时间也就傻逼男会出来了吧!”言下之意,我是傻逼,而也来了的你,也是傻逼。
莱茵哈鲁特像是没听懂一样,笑着坐在他身边:“因为我又想保护的人呀,我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忽然接近他,所以我要带着剑咯。”“你喜欢的人……肯定很开心吧……”菜月昴抱着膝盖,侧着头看着莱茵哈鲁特领子上的一圈蕾丝,“你又帅又有钱,有房有工作,性格也好到爆炸。”
不知为什么忽然起风了,菜月昴眯了一下眼避免尘沙入眼,几片树叶从不远处飘来,正好落在了莱茵哈鲁特的肩膀上。
“他不知道哦。”莱茵哈鲁特微笑着摇摇头,表情带着点无奈,“我估计他也不会接受的啦,我还是在他身边呆着就好。”“呜哇!堂堂剑圣居然是个单恋男子!”菜月昴仿佛找到了自己的战友,一把握住了莱茵哈鲁特的手:“欢迎加入失恋阵营!吾友!”他的眼睛在夜色之中闪闪发光,莱茵哈鲁特在那片闪着光芒的潭水中看见了自己:“我没有被拒绝,可不算是失恋哦,吾友。”
“……”菜月昴不是很想和这个浑蛋剑圣讲话,往后倒去躺在草坪上后往隔壁滚了一圈,拉开了自己和莱茵哈鲁特的距离后,带着仇视的目光看着莱茵哈鲁特。莱茵哈鲁特被这样孩子气的行为逗笑了,他站起身来重新坐回菜月昴的旁边:“那你给我出个主意,我去表白,然后我就跟你一样失恋了。”
菜月昴不太懂这种人生赢家,为什么有人会喜欢失恋着玩。
“我可不想因为自己的怨念让你送葬了幸福。”菜月昴拍了拍莱茵哈鲁特的肩膀,带着热血漫画里常有的鼓励队友的表情,竖起了大拇指,“把她地咚,然后强吻!不接受的话就开始柔情攻势,天天拿着玫瑰堵她!”对于一个活到十八岁还是处男的的菜月昴来说,恋爱事件什么的只存在于少女漫画里,也就只能用少女漫画的套路来解决。“会被他打得啦。”莱茵哈鲁特苦笑着。
“怎么会!被一个年轻有为的高富帅强吻难道不是所有女生的梦想吗!”菜月昴用激昂的语气鼓励着莱茵哈鲁特,“被一个年轻有为的白富美强吻也是我的梦想啊!”“那昴想被年轻有为的高富帅强吻吗?”“什么?呜哇!”
菜月昴还没听清楚他讲了什么,就被忽然扑上来的莱茵哈鲁特吓得向后仰,躺在了草地上,莱茵哈鲁塔顺势用手撑在他的上面,两张脸之间的距离非常微妙,准备亲上去却还能讲话:“昴,想被年轻有为的高富帅强吻吗?”说着莱茵哈鲁特那张帅脸就凑上了菜月昴略带懵逼的脸。
莱茵哈鲁特的舌头舔了舔菜月昴的嘴唇然后伸进了菜月昴的嘴里,一条舌头纠缠着另一条舌头,还不时退出去方便莱茵哈鲁特吮吸菜月昴的嘴角,没几分钟,莱茵哈鲁特停止了他的行为,十分安静地在菜月昴的上面看着他。夜太黑了,月光打在莱茵哈鲁特的身上,遮住了菜月昴的脸,他不知道此时的菜月昴是什么表情,肯定是嫌弃又恶心吧。
“抱歉,吾……昴。”莱茵哈鲁特轻轻地说,剑圣做了非常出格的事,他用大拇指蹭了蹭菜月昴的脸,他起身,菜月昴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你快点回去吧,很晚了。”剑圣将自己的外套脱了,搭在菜月昴的身上,走了几步之后回过头来,与平常笑容截然不同的笑,苦涩,却又带着菜月昴看不明白情感,“我也是失恋阵营的一员了哦。”
菜月昴没想到,他会在被拒绝告白的同一天,被一个男人告白了。
他有些懵,并且一直到床上都还是一直发愣,蕾姆很担心他,好像要给他做点吃的。他摇摇头,摸了摸蕾姆的头表示自己想静静。
然后第二天,他被拿着玫瑰花的剑圣堵了。
“早上好呀!吾友!”剑圣带着灿烂的笑容。“莱……莱茵哈鲁特?!你你怎么?!”
“你说的啊!”在阳光下的剑圣有点闪闪发光,“不接受就开始柔情攻势,天天拿着玫瑰花堵他!”
卧槽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他”不是“她”啊!“你有种明天拿金币堵我啊!”
第三天,菜月昴见到了拿着小猪存钱罐的剑圣。
糟了,莱茵哈鲁特可能疯掉了。

评论(9)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