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墨重秋

仙女下凡。
随便写写。
懒癌患者。
老王之妻。
郑伊健厨晚期患者。

【昊翔】我怎么不知道你跟我在一起了

  •请不要被开头骗了。
•也不要被题目骗了。


孙翔是在15岁那年发现自己的性向的,当班里男生聚在一起讨论小电影里的情节的时候,他就坐在靠走廊的桌子上,吸着牛奶,对着走廊里把校服裙改成超短裙的女生轻佻地吹口哨,带着那年头女生最喜欢的花花公子的不羁笑容。
  他不能让他喜欢男人这件事暴露,他曾经见过一个男生被人揭发是同性恋之后被所有人孤立,嘲笑,欺凌。孙翔偷偷给那个男生提供了一些帮助,但他很快就转学了,没几个月,孙翔从老师那里知道了那个男生自杀了,在十六楼跳了下来,血肉模糊。
  那天,他梦到了自己的性向也被同学知道了,他们的脸变得扭曲而恐怖,刺耳的笑声从四周传来,粉笔,书本,笔盒,书包,垃圾打在他的身上。他向下一看,地板消失了,他站在空中,下面是如蚂蚁般的人群,消防车的声音回旋在他的脑海里,他闭上眼睛,往前倒去。
  梦醒了,他一身冷汗,坐起来用手捂着脸,眼泪滴在手心上,还是温热的。他跑进了父母的房间,在父母疑惑的表情下说出了自己秘密。他的父母很爱他,他们抱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孙翔安慰着他,母亲轻轻地拍着孙翔的背。
  “我不想……我不想变成那样……我不敢……”
  “你不想的话,那就去改吧,要是改不会回来,就接受吧,喜欢男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样是找个和自己共度下半生的人而已。”
  那一晚上,孙翔睡在客厅,哭够了,就睡着了。
  孙翔开始交各种各样的女朋友,清纯羞涩的班花,霸气豪爽的学姐,高傲冷艳的校花还有默默无闻的丑小鸭,他的皮囊成了搭讪女孩子最好用的武器,他长得很好看,这是公认的。他交女朋友,却从来不和她们接吻,或者是干那种基本大家都干过了的事,他被他非常要好的哥们调侃花花公子还守身如玉,孙翔笑了笑。
  你把我当兄弟,可我想上你啊!孙翔看着对着自己谈天说地的哥们,恶作剧般地拍了下他的屁股,然后恶趣味地抛了个媚眼:“美女,约吗。”哥们哈哈大笑,作势要来打他。孙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很紧张,手心的汗几乎要沾湿衣角,在得到笑声后松了一口气。
  到了高中,孙翔开始沉溺游戏,荣耀在之前已经很火了,职业联赛也已经到了第六个赛季,第六赛季的尾声,孙翔被战队挖掘了,是个没啥名气的战队,但能成为职业战队也还是有点料的。
  孙翔和唐昊第一次见面是在越云对百花的时候,孙翔个人是很嫌弃百花这个名字的,太娘了,估计里面的人不是娘娘腔就是基佬。
  孙翔已经对性向问题看开了点,他跟他的几个死党坦白之后,虽然他们还是不太能接受,但也表示不会嫌弃孙翔,甚至有时候一起逛街看到比较帅的男人都会停下来指给孙翔看:“诶诶,那个男的好帅啊!”
  到底我是同性恋还是你是啊!孙翔毫不犹豫地用力拍了下他的后脑勺。
  赛前一天,百花找了间饭店来给越云一群人接风洗尘,孙翔那时候年轻气盛,话多,虽然嘴有点毒,但长得好看这一点还是让一众前辈自个儿憋下了气。越云的经理也偷偷说了孙翔几句,让孙翔不要弄得双方都不好看。
  大家都有些疑惑,按唐昊那小子的性格应该早就跟孙翔开撕了,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张佳乐在吃得正欢的时候往旁边看了一眼,吓得他鸡腿都掉了。
  唐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直勾勾地盯着孙翔,夹菜的时候看着,吃东西的时候看着,连起身上厕所的时候都不挪开眼睛。
  张佳乐:唐昊你是变态吗???
  张佳乐冷静了一下,在队员的心理问题和龙虾之间,选择了那份芝士焗龙虾。没过一会儿,孙翔也有点内急,囫囵塞了一嘴肉之后鼓着个腮帮子,一边嚼一边起身上厕所。
  张佳乐很看好孙翔。
  孙翔到达厕所,就看见唐昊蹲在厕所门口拿着手机打游戏,从厕所出来的男人被唐昊胜利的一声大吼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踩在厕所的水坑里摔了一脚。孙翔对唐昊的印象从此就固定在了喜欢蹲在厕所旁边玩游戏的变态上。
  “你长得很好看诶。”孙翔不知道怎么地就被唐昊拉回了包间,被他按到沙发上,然后给了他一杯可乐,托着下巴看着孙翔非常不自在地喝了一口可乐。孙翔顿时一口可乐呛得从鼻子里流了出来,连忙用袖子擦了一把,越云黑白色的队服外套上顿时出现了一片可乐渍。
  “哈哈哈哈你好傻逼!”唐昊笑得瘫倒在沙发上。孙翔怒由心中起,揍了唐昊一拳:“笑个屁啊!死变态!不许笑!”“你这么好看一定有很多女朋友吧?”唐昊果真不笑了,给孙翔拿了块纸巾。
  “在我学校,校花我都泡过。”孙翔扬了扬下巴。
  结果说着说着,两个人就众望所归地撕了起来。孙翔和唐昊就这么熟了起来,夏休期一起去了旅游,孙翔甚至在张佳乐退役那天和唐昊一起去了离别宴。
  第八赛季发生了很多事,孙翔转去了嘉世接手了一叶知秋,唐昊去了呼啸接手了唐三打。“唐三打更适合你啊!连姓都跟你一样!”孙翔在杭州的宿舍里给唐昊打电话,安慰着痛失爱“子”的唐昊,顺便听唐昊吐槽南京的天气。
  “孙翔。”唐昊轻手轻脚地进了孙翔的房间,没开灯,他就着手机屏幕的光找到了缩在被子里的孙翔,“我听肖时钦说你没吃饭。”“我输了。”孙翔连头都埋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
  “你哭了?”“哭你妹啊……”孙翔的头从被子里钻出来,脸上干干净净的,还真没有泪痕,唐昊没说话,站起身脱了外套。“卧卧卧卧槽?!你干嘛?!”孙翔像个良家妇女一样捂住了胸,唐昊啧了一声,一脚把孙翔踹进了床内侧,自己也躺在床上:“大爷陪你躺躺,滚一边去。”
  门开了,肖时钦刚好看到了唐昊孙翔躺在床上的和谐画面:“……你们继续。”说着关上了门,然后门外传来了一声:“啊啊啊!辣眼睛啊!唐昊怎么跟孙翔搞在一起了?!”
  苏沐橙:喵喵喵???
  孙翔:妈的智障。
  唐昊抹了一把脸,好像做了什么艰难决定一样,忽然翻了个身抱住了孙翔。孙翔是职业选手里为数不多会去健身房的人,还真给他练出了几块腹肌,抱在怀里意外的舒服。唐昊很想像少女漫画一样把人整个圈在怀里,但事实上,孙翔还要高出一厘米。
  就是这一厘米让他不得不穿内增高来见孙翔。
  “我喜欢你,在一起吧?”
  孙翔听了之后没什么反应,比较熟悉唐昊和孙翔的人就算瞎了也能看出来唐昊喜欢孙翔,难道一个直男还是单身狗会给他的男性朋友擦掉他嘴馋的番茄酱然后吃进嘴里吗。孙翔只是有些疑惑:“我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唐昊:???
  “我们在一起了我怎么不知道?!”
  “卧槽我他妈送了你两年情人节七夕节甚至在每年的特定日子给你送了这么多礼物你个傻逼是以为我是在给残障老人送温暖吗?!”
  “诶诶诶你跟我说逛街的时候不小心买下来没有用处所以送给我啊!”
  “你真的当真了?!我就说你个智障怎么两年了连手都不牵一下!”
  在外面听墙角的一众嘉世队员在内心为这两个人的智商感动地鼓起了掌。
  唐昊吵到最后也被自己的迟钝感动了,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孙翔还在怒骂的嘴,然后开始扒孙翔的裤子:“既然都两年了,那我们先把以前没干过的事情全都干回来吧。”“哈?你要干小事情?”“孙翔你她妈是在装还是脑子真有洞!”
  小事情躺着中枪心好累。
  “喂!别脱我裤子!别乱摸!唐昊你是变态吗?!”“小邱,回房去。”苏沐橙推走了脸红得像个番茄的邱非。
  该干的事情干完了不该干的事业也都干完了,孙翔跟唐昊说起了他以前的事情,唐昊的手指划着孙翔的背,轻声地说:
  “孙翔,人有时候就应该顺其自然,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越云对嘉世的比赛,我就说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啊,我当时多直啊,苍老师还是我的女神。
  “然后我就给你掰弯了,我当时还挺抗拒的,结果你个傻逼偏偏在这个给我打电话,我就想着,诶,孙翔不挺好看的吗嘛,弯就弯呗。
  “喜欢男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样是找个和自己共度下半生的人而已。”
  “妈的睡着了……”唐昊叹了口气。
  孙翔又梦到了十五岁那年的那个梦,依旧是站在空中,他往前一倒,一双手接住了他,他睁开眼,唐昊穿着白色的西装,他也穿着一摸一样的西装。唐昊拉过他的手,往笑声不绝的人群人群走去。
  “我愿意。”
  …………………………
  孙翔早上起来不知道为什么队员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于是对他们使出了脱团狗的嘲笑。

评论(2)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