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墨重秋

仙女下凡。
随便写写。
懒癌患者。
老王之妻。
郑伊健厨晚期患者。

【恺路】恺撒教你如何泡到中国女(nan)朋友

@风暴眼 的点文#

#然而……恺路我会写得很魔性#

#ooc,ooc,ooc,重要的是说三遍#

………………………………

【如何跑到中国女(nan)朋友之一】

恺撒最近在学习如何泡到中国女(nan)朋友。

于是他请教了前女友诺诺小姐。

“嗯……路明非啊……跟他打打游戏有点相同兴趣爱好他就会主动找你的你放心。”等一下小姐,他并没有告诉你要泡的人是路明非啊。

其实恺撒喜欢路明非这件事和路明非暗恋诺诺这件事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就路明非一个二货完全没感觉。总的来说,恺撒和诺诺貌似还能算上半个情敌,但是恺撒依旧很放心,因为他从来没怀疑过诺诺的品味。

当然他的品味也不差。

打游戏,这是一个问题。恺撒只知道路明非跟楚子航联机玩过连连看,当然楚子航输得那叫一个轰轰烈烈。《星际争霸》不会玩……《勇者斗恶龙》这游戏听起来超……俗………于是当诺诺拿着一条红线教他翘花绳的时候,恺撒看到了曙光。

哇噢,中国儿童玩的游戏真风雅!这东西应该在意大利推行推行。学的时候,恺撒是这样想的。

于是不负人民不负党,恺撒第二天就带着一条小红绳去找路明非了。

当路明非一大清早顶着个鸡窝头打开门,看到自家金发大胸骚包老大拿着根红绳喊着要玩翘花绳的时候,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当他意识到自己狠狠地摔了老大的门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路明非觉得自己应该带着小红绳去赔罪,可是宿舍没有。

于是他跑去向楚子航借了条红色的鞋带。

恺撒看见路明非拿着一条红线来找他的时候,整个人都快fly起来了。

我开玩笑的。

其实真实情况是恺撒不明所以地看着路明非拿着一条他亲眼看着苏茜送给楚子航的鞋带来找他,那条鞋带上面还写着“CZH”三个字母,恺撒伐开心了,这是楚子航向自己宣战吗!?于是恺撒兴冲冲地拿着狄克推多就出门找楚子航打架了,完全无视了拿着鞋带的路明非。

好吧,老大不玩,我找诺诺玩去。

于是恺撒和楚子航打了一个下午,路明非和诺诺以及零玩了一个下午的……

翘花绳。

今天也毫无进展呢,情圣。

【如何泡到中国女(nan)朋友之二】

“我问过路明非了,他说他的理想型是长发飘飘胸大腿长腰要细,游戏杠杠姿态容貌要美丽。”顾问诺诺小姐如此说道。

长发飘飘胸大腿长腰细的恺撒看看自己,又看了看诺诺:“我感觉我并没有哪里比不上你。”

……鱼唇的歪果仁!诺诺恨恨地咬着纯牛奶的吸管。

于是恺撒打算从厨艺入手,因为他觉得自己姿态和容貌都及格了。

等一下,请不要无视那个游戏杠杠好吗。

“恺撒你会做菜?”诺诺喝着纯牛奶倚在厨房的门口,看着恺撒切西红柿。“我以前跟楚子航那家伙住过不是吗?他负责切菜煮饭,我负责借胡椒粉。”所以说这跟你会不会做菜有什么关系啦!“怎么听起来你好像很自豪……”“我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借东西的感觉诶!”“壕你走!”

当楚子航看着恺撒拿着一碗名叫“番茄炒蛋”的不明黑色坨状物体找他是吃的时候,楚子航正在反复回忆着他最近有没有招惹到恺撒,他为什么要这样子对他。

然而他的厨艺完全可以跟我妈比上一比啊,楚子航是这么对苏茜说的。苏茜笑了笑,觉得正常人的妈妈做饭应该都挺好的,那恺撒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苏茜小姐,请不要忘了你面前的不是正常人啊。

当恺撒听到苏茜说楚子航觉得自己做菜很好吃之后一边疑惑着那天楚子航不是没吃然后逃走了么一边信心满满地拿着“番茄炒蛋0.2”去找路明非。

路明非看完这道有点发绿的菜之后觉得自己肾都点痛……

当这道菜全部下了芬格尔的肚子之后,卡塞尔学院迎来了清晨第一次的……鸡鸣。

下厨须谨慎啊,大厨。

【如何泡到中国女(nan)朋友之三】

既然游戏和厨艺都不行,那就只能够出绝招了。

恺撒绝杀奥义之——骚包至极的晚会。

诺诺一边看着恺撒指挥着小弟们搬着一大盆玫瑰花瓣,一边感慨着上一次玫瑰花雨是为了自己,那衰仔还以为是送给自己的,这一次就……

风水轮流转啊。

当路明非和芬格尔再次穿着那套在戏剧社借的西装蹭吃来到宴会门口的时候,又一次玫瑰花雨降临,路明非惊恐地看着诺诺说:

“老大今天眼睛不好使啊,你离这么远也淋,话说生日快乐。”

诺诺觉得这两个二货都没救了。

犹如刚入学的场景,路明非和芬格尔齐齐入场,这时候恺撒该出来亲师姐了,路明非这么想着,自然地把手放到一只向他伸过来的手上,然后……他被骚包地亲了一口手背。

哎哟卧槽老大今天是不是瞎了啊,淋错花雨也就算了连老婆都亲错??!路明非想着,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胸。还好,平的。

芬格尔觉得自己快被亮瞎了,果然之后波士顿龙虾才能治好他的眼疾。


评论(2)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