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墨重秋

仙女下凡。
随便写写。
懒癌患者。
老王之妻。
郑伊健厨晚期患者。

【喻王】草原

◎蓝雨微草三核友情粮食向,喻王微量,ooc有。

◎轻松向的,不存在的,荒野求生,逻辑十分混乱,剧情十分牵强。

◎在这里祝大家狗年大吉吧。

0.

王杰希抬头时看见了他来到这里的理由。
淡蓝色的天空从他的头顶渐渐过渡成墨蓝,橙色和白色的云交汇在一起,甚至可以看见淡淡的粉红,橙光在地平线上闪烁,星河在天上蜿蜒淌过。远处可以看见成群斑马奔跑,踏在沙地之上扬起一阵沙尘滚滚。
在白天,这里是美丽的,到了夜晚,便隐藏着不知名的危险。




1.


王杰希是个摄影师,算得上比较出名,开过自己的摄影展,在北京也有不少的粉丝,其中有作品粉,也有颜粉。虽说王杰希算得上相貌出众,但是实在不能说是五官端正,因为他的两只眼睛大小不同。这算是小瑕疵,当然也有人认为这是缺憾美。
王杰希从来不拍人物,每一张相片都是山谷河流,青山绿水之类的自然风景,有壮丽的峡谷,也有幽暗的小径。他靠着这些照片成功养活了自己,甚至还可以接济一些还未到火候的艺术家朋友,也因此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
他从来不是一个热衷于交际的人,甚至可以说不喜交际,这也是外界评论他不食烟火的理由之一。虽然他在采访中说过自己喜欢喝可乐或者吃一些垃圾食品,但也没人会在意,除了他的颜粉会觉得很萌之外,报道该评论他不染凡尘,就评论他不染凡尘。
黄少天就很喜欢拿出这点来取笑他。
黄少天和喻文州,这两个人他的好友,好到可以上厕所帮对方扶着那种,不过喻文州一般不会参与这种活动。这两个人从小在广州这个大城市里一起长大,操着一口广普跑来了北京,一个做了画家,一个做了作曲家。王杰希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俩穿着两件不厚的羽绒服坐在零下一度的室外吃着变态辣的鸡翅,其中一个傻子撕完鸡翅之后往眼上抹了一下,接着便像王杰希所预料的那般发出了惨叫。而另一个人则不疾不徐地掏出纸巾往上面倒了点热水就往那个傻子脸上抹。
银白色的北京,拥挤的小吃街里烧烤摊冒着热气,王杰希看着那两个人,想了想,决定去吃烧烤。
王杰希对于这两个勇敢的南方人表示了赞叹,接着便迫于没有位置,在老板的安排下,以送一串骨肉相连为赔礼,坐到了他们身边。黄少天还在一个劲地嚷嚷,喻文州已经熟视无睹地玩起了手机,直接当没看到。
没人理的黄少天很快就不叫了,一只眼睛又红又肿,他狠狠地瞪着喻文州,喻文州抬头看了他和王杰希一眼,一只手扶额笑出了声。
他俩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对方大小不一的双眼。
当即就一拍即合打算联手弄死对面那个混蛋。
不知道是黄少天比较自来熟,还是喻文州的性子很合他心意,一顿烧烤下来他们就从姓名谈到了娶媳妇儿的问题上,在这个问题上黄少天侃侃而谈,而喻文州却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听黄少天说话听到两眼放空的王杰希,然后伸出手拿了一串刚上的骨肉相连。
王杰希在黄少天的连环炮轰之下终于举了白旗,一把拉住喻文州就问:“你呢?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黄少天停了下来,看了看还在啃骨肉相连的喻文州,立马转移了话题。王杰希也求之不得,跟他们聊起的工作。
“……等一下,你吃的是我的骨肉相连吗?”
王杰希再次和黄少天计划着弄死喻文州。
他们交换了手机号码,消失在小吃街的两头。
这段由变态辣鸡翅造就的友情到如今三年期满,很快就变成了一对情侣两只狗的友情——王杰希交了女朋友。从他把女朋友介绍给那两个人之后,黄少天每年情人节都会十分自觉地跑过来加入他们的二人世界,以此来表达对于王杰希率先交了女朋友抛弃了自己的愤怒,并且自从必胜客出了个七夕三人套餐之后十分热衷在过年过节拉着想要死在家里的王杰希去必胜客点上一份。
“这大概就是这个世界对单身狗最大的善意吧。”黄少天微笑地说着,接着挖了一勺唯一一份巧克力蛋糕。
直到王杰希在两个月后分了手,黄少天也依旧保持着这个习惯,只是开始带上了喻文州。喻文州和王杰希吃着情侣餐,他就吃灯泡餐,在必胜客也算得上是一道风景线了。
今年的七夕王杰希打算去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区一趟,为了今年的一项摄影奖寻找最佳的参赛作品,他如今的作品大多都是国内的景物山水,如果这次拍一些野生动物的话不仅突破了自己,可能还可以借着噱头顺势拿下奖项。
他坐在钢琴曲环绕的咖啡厅里,一边翻看着网络上的草原图片,一边对着黄少天和喻文州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并且得到了他们的组队邀请。
“我可不是去玩,这种地方很多狮子老虎的,你过去给它们做午餐肉吗?”王杰希瞥了一眼兴致勃勃的黄少天,将手提电脑合上放回了随身带的包中。喻文州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精致的小茶匙搅拌着被加进了方糖的黑咖啡,手指在屏幕上点击,最后抬起了头,向王杰希展示了自己的手机屏幕。
上面写着预定成功,是两张非飞往肯尼亚的机票。
“我觉得少天去那边采风很不错,我最近也没什么灵感,出去旅个游说不准就能写出新的曲子了。”
王杰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如果你春运抢火车票能有这个速度的话你就不至于每年都呆在北京过新年了。”
“杰希你醒醒,我回家坐的飞机。”
临行的前一天,黄少天带了一堆东西跑来了王杰希的家,有睡袋,军用水壶,火柴,指南针之类的野外求生用品,甚至还有一捆麻绳,俨然是要去露营的样子。看着家里渐渐变成了露营营地的王杰希拉住了黄少天还要掏简易帐篷的手:
“兄弟,我们住酒店,二十四小时供热水那种。”
而喻文州作为军师则规划好了所有的事情,不止预约好了出行要用到的车,还将酒店附近的餐厅全都搜索了一遍,甚至仔细地调查了每一家餐厅,最后得出结论:
“我们要不还是带点自热便当吧。”





2.


王杰希闭着眼坐在候机大厅里,飞机引擎的声音虽然已经被隔音玻璃隔绝了大部分,但还是可以听见不大的轰隆声,机场里声音嘈杂,小孩子的哭叫声,各国人民不同语言的大呼小叫全都汇聚在首都机场里。他的脚边放着一个挺大的行李箱,里面不仅有衣服之类的日用品,还装着他吃饭的家伙——相机。
“老王!”一把颇为独特的嗓音冲破了闹哄哄候机大厅,王杰希闭着眼睛都知道这是谁的声音,一睁眼果然看到了大包小包的黄少天,看样子他还是没有放弃他露营的计划,画板包里甚至还可以看见一坨突出,大概是被塞了一捆麻绳。
喻文州却和满身累赘的黄少天截然相反,轻装上阵,只拖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身上也仅仅带着一个挎包。他微笑着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朝着王杰希走来。
王杰希对他赞许地点点头,同时也对喻文州好像什么都没带表示了疑惑:“你们作曲的不应该随身带点乐器什么的吗?”他上下打量着喻文州,看了看他全身上下有可能藏着不知名的乐器的地方,结果仍旧一无所获。
喻文州笑了两声,举起了手中的手机,打开了一个音乐应用递给了王杰希:“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生活在一个煮饭还用柴火的年代。”“闭嘴吧,广普儿童。”王杰希转过头,每当吵嘴吵不过喻文州的时候就会拿他的口音说事儿。
喻文州普通话不太标准,带着点广东口音,但听起来还是让人觉得意外舒服。
离登机还有三十分钟,三个人坐在微凉的不锈钢排椅上,分吃着同一包pokey。王杰希和黄少天都像是赶时间一样,争分夺秒地吃完一根然后再拿下一根,喻文州看着这两个人比赛吃pokey一样的场面,不匆不忙地啃完了一根,伸手拿下一根的时候只拿到了一个空盒子。
黄少天笑嘻嘻地从王杰希身旁伸出个头:“扔一下,扔一下。”
喻文州瞥了他一眼。
四月份的北京还是说冷不冷说热不热的天气,外面刮着风,不大,但是能看见机场上长发的女乘客随风微微飘动的头发。天气总是瞬息万变的,方才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就下起了雨。乌云笼罩着机场,候机室里没有开灯,有点昏暗。
大概是因为天黑下去了,候机大厅里渐渐安静了下来,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开始轻声说话,隐隐约约可以听见几句不知来自何方的方言或者语言。雨打在玻璃墙上的声音听起来很有节奏感,喻文州开始轻轻地哼着小调,手掌拍在大腿上打着节奏,有些旅客听见了,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看着这个面容俊秀的年轻男人。
黄少天默契地跟着调子唱了起来。
这大概是广东那边的曲子,黄少天用粤语唱着歌,王杰希也听不懂他在唱什么。黄少天唱的越来越起劲,唱着唱着便站了起来,朝着后排的旅客放声歌唱,喻文州也和了起来,手指按在音乐应用中的钢琴键上,给黄少天伴奏。
那大概是一首情歌,喻文州跟着哼唱,看着王杰希笑。
王杰希没有看到,他坐在那里,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只好带着无奈的笑容红着脸跟着拍手掌,内心在思考这首歌他们到底要唱多久才能唱完。
旅客随着黄少天的每一句歌词拍着节奏,会唱的也跟着唱了起来,歌声渐渐大了,连机场保安都被吓得跑进了候机厅查看情况。
然而登机的通知打断了所有人,王杰希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和喻文州拿好了行李,转头等待着正在往自己身上挂行李的黄少天。






3.



肯尼亚正处于一年之中最多雨的时节,温度比北京要热上一点,带来的长袖衣服也穿不了,三个人穿着三四件衣服还没出机场就已经脱剩了一件打底的衣服。黄少天显然是没有考虑过温度差这种东西,喜见乐闻地穿了一件印着奥特曼的长袖衬衣在里面,王杰希和喻文州走在他的两边捂着脸偷笑,本来黑着脸的黄少天最后也被他们带笑了,拖着箱子就追着他们打,结果被机场的保安姐姐拉着教育了一下。
他们在机场外坐着行李箱,打着伞等待来接他们的出租车,肯尼亚看起来比高楼耸立的背景要宽阔,没有挡住视野的高楼大厦和五颜六色的广告牌,没见过的鸟随意地走在路边,似乎都不怕人,三个人坐在雨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王杰希举着写着自己英文名的牌子站在路边,在看到印象中的车牌号之后挥了挥牌子。

黄少天在到达酒店房间的那一刻整个人躺倒在酒店的床上,被王杰希嫌弃地拉起来拖到了浴室:“澡都不洗就往床上躺,脏死了。”黄少天嬉笑着回他:“我自己睡一张,我今天拿东西拿得最多,我要睡大的。那我脏不脏也无所谓了,反正不是跟你睡一张,床都没嫌我,你嫌我做什么?”“就你话多。”王杰希闻言一下关掉了浴室的门。
三个大男人住同一间房没什么顾忌,黄少天洗完澡穿着一条大裤衩就出来了,喻文州和王杰希也早就把都是泥的裤子脱了,坐在酒店的地毯上玩起了飞行棋。
“怎么,你们两个是要洗鸳鸯浴?”黄少天打量着只穿着内裤和上衣的两个人,笑了笑,“早说嘛!早说我就跟你们一起洗了。”接着就被两个枕头糊了一脸。“你们俩今晚就枕手臂睡吧!枕头归我了啊!”黄少天抱着那两个曾被自己“一亲芳泽”的枕头跳上了床。
床塌了。
“……我可以解释的。”
“减肥吧。”
在三局两胜的猜拳大会之后,喻文州被指定为道歉大使,负责去前台交罚金。
黄少天在床垫上睡了一晚,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两个狗男男抱在一块睡得醉生梦死的场景。他沉思了一下,轻手轻脚地走到他们床边,大喊了一声“起床啦!”,接着朝着两个人飞身扑去。
晨运结束在了黄少天求饶的一瞬,三个人有两个是被压醒的,有一个是被自己作死作醒的。

他们今天将会开车前往肯尼亚野生保护区。
“好好珍惜吧,说不准这就是你们在这个酒店的最后一餐了。”王杰希咬了口酒店自助早餐所提供的包子,然后嫌弃地吐了出来,“要不要来一口?”他拿着咬了一口的包子递向喻文州。
“别了,我对包子有点精神抗拒。”喻文州摇摇头。“做什么?包子是非礼了你还是怎么你了?”
“嗯……”喻文州瞥了眼黄少天。
黄少天嘿嘿了两声。

越野车渐渐停在了一片开阔的草地上,汽油表的红灯亮起,扎着三个人的心。
“我去王杰希你个乌鸦嘴是要上天啊?!”
黄少天的声音回荡在辽阔的大草原上,金黄的枯草塌在地上,不远处的火烈鸟群被惊起了一片。
有时候人生就是如此处处是意外,比如黑心导游的临阵拉肚子让他们看地图走,比如黄少天看反了地图,再比如车子抛锚了。
“所以我们现在,在哪?”
负责看地图的黄少天选择死过去。
在野生动物保护区迷了路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要是碰上什么河马斑马的搭配也没什么,要是运气糟点碰上了捕猎中的狮子豹子那就不是开玩笑了,分分钟成为午餐肉可不是说着玩的。
“人生处处是意外!”黄少天讪笑着说道,他站在越野车的车顶歪了歪头。
喻文州背靠着车高举手机试图让手机的信号高上一格,尝试无果之后只得怂了怂肩:“完全没有信号,看来我们已经开出信号圈了。”他将手机从车窗扔进了车里,绕过车头走到王杰希身边,“也就是说,我们大概已经远离了观光路线。”
“而好消息是,”黄少天趴在车顶上,托着脑袋,“我把王杰希嫌弃了两天的野外求生工具都带过来了!惊不惊喜!”
喻文州和王杰希猛地转过了头。

三个人坐进完全伸展不开手脚的车内开始了荒野求生的作战会议。
“我们刚刚开了起码有三个多小时,其中有半个小时是往回开,但是是不是真的往回开了就不知道了。”王杰希皱着眉头张开对于此时完全没有任何用处的地图,“我们的酒店在这里。”他用手指敲了敲酒店的所在位置。
黄少天从后排探过头来,手指伸过来点了点地图标配的东南西北标识:“上北下南左西右东,酒店在北边。”
“有个什么用,你现在辩得请东南西北吗?你连地图都不会看。”王杰希瞪了他一眼,拍掉他的手。黄少天也不恼,嘿嘿地笑了两声,在后座一阵折腾之后又冒出了脑袋:“我认不清没关系啊!”
“它认得清就好了嘛!”指南针静静地躺在黄少天的手里,指针直指向南方。
黄少天这时候在喻文州和王杰希心中的形象顿时高大了起来。
迟动身不如早动身,到了夜晚在这种地方可没有半分好处,三个人在黄少天的一大包东西里选出了有用的东西,自热便当在喻文州的坚持下被选出了七个塞进了包里。军用水壶被灌进了火烈鸟刚刚洗完澡的河水,虽然王杰希十分嫌弃,不过看在这洗澡水只是用来热便当的,也就放任了喻文州去跟火烈鸟抢洗澡水的行为。
“……杰希,你就不能把它当成是普通的河吗?”
“洗澡水就是洗澡水。”王杰希将喻文州装好水的水壶放进了包里,把相机挂到了脖子上,为背包空出更多空位来放自热便当。
将所有要带的东西都带好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肯尼亚时间正午十二点,本来黄少天提议要吃完中午饭再走,但王杰希认为走得越慢时间拖得越长,他们离野兽也更近。“但是你想要献身给空巢老狮一点关爱的话,我们也不会拉着你。”王杰希拿着指南针走在最前方,“你们沿路捡点能做攻击物的东西,不然要真发生了紧急情况我们就只能把黄少天推出去做诱饵自己跑路了。”
“……你这个狠毒的男人!”黄少天作势要打他。
“你们别打了,”喻文州打断了两个人的追逐游戏,指着不远处,“那里有个挺高的坡,上面还有棵树,我们可以过去,看看能不能看到观光路线。”“如果看不到,这种地方也不会有狮子捕猎。”王杰希按住了黄少天的头,点了点头,接过话。
他们行走在不见边际的草原上,温润的阳光照射着金色的草海,相机照相的声音在沿路响起,草食的动物远远地围观这三个“外地人”,有大胆的羚羊还在距离他们两米的地方不断徘徊,似乎对他们很好奇,却又有防备之心。
王杰希知道如果他们不攻击这些动物的话他们也不会遭到危险,反而这些动物都围在身边给他们形成了一个屏障,不仅可以隔绝视线,还可以作为危险预警。而最重要的是……王杰希举起已经关掉了闪光灯的相机拍了一张打量自己的羚羊,不大的咔嚓声被淹没在各种动物的叫声中。
黄少天好像郊游一般轻松地走着,一会儿走走左边,一会儿看看右边,这种近距离观察野生动物的机会不多,就连去动物园也必须隔着一块玻璃或者铁栏,哪能像这样看着成群结队的斑马蹦跑在河边,仰首嘶鸣。
“你也太敬业了吧?”黄少天歪着头看了看王杰希手中相机的屏幕。王杰希正低头翻着刚刚拍的照片,闻言也不抬头,回道:“反正光走路也无聊。”他顿了顿,抬起头仰了仰下巴,示意他看喻文州:“他玩了这么久2048你都没看见吗?”
喻文州听到身后那两个人在议论自己,转过头看了他们一眼:“做什么?”“没什么,对于你沉迷手机的行为感到了一丝震惊。”王杰希挑了挑眉,答道。
喻文州笑了笑。
“跑啊!跑啊!”黄少天突然在后面大喊,懵逼的王杰希突然感觉从后面刮来了一阵风,一团颜色奇怪的东西朝着前面冲了过去,定睛一看原来是背着迷彩背包,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奔跑的黄少天,他愣了愣,听到后面传来了一声类似于鸟叫的声音,再往后看一眼,看到了两只朝着自己,或者说是黄少天冲来的火烈鸟。
两只鸟凶狠地叫着,形如被人弑父杀兄。
王杰希一个从早到晚大惊失色,冲到前面去一把扛起还在玩2048的喻文州就冲。喻文州的笑容有些僵硬,王杰希每跑一步他的脸就会朝着他的屁股撞一下,虽然过程他是挺喜欢的,但说实话他的脸真的有点痛。
“杰希,杰希,你,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跑……”喻文州面对着王杰希的屁股,肚子被肩膀压着的感觉不太好,加上剧烈的晃动让他感觉早上吃的豆腐花要被自己吐出来,只好试图和王杰希交涉。
其实王杰希本来是不想扛他的,在他脑中他的动作应该是拽着喻文州跑,结果当时脑子一抽就把他扛了起来,负重跑可谓是很辛苦了,但如果现在把他放下来,两个人可能都会被火烈鸟啄死,与其被鸟啄死,还不如跑步累死。
“别……别说话……”王杰希快昏古七了。
两只火烈鸟大概是看离巢太远了,又追了几分钟就停了下来,看着三个人类以一种追了也没有意义的速度在前进,给了一个关爱傻子的眼神之后夫妻双双把家还。
王杰希看那些鸟终于不追了,松了口气把喻文州放了下来,然后立刻倒在了地上,以标准的灰姑娘趴地姿势趴着喘气。喻文州站在他身边,不知道是先安抚下他好,还是先安抚下自己好,脑子思考了一下,跑开去吐豆花了。
黄少天从前面跑了回来,还一脸侥幸的笑容,他拍着胸口对着王杰希开始回忆刚才的心路历程:“卧槽吓死我了,我不就是摸了下他们的蛋吗,用得着嘛,搞得好像拐卖他家孩子一样,幸好我跑得快不然就要命丧黄泉了!老王,老王!你还好吗老王!”他大力地摇着王杰希的肩膀,犹如老父亲即将咽气试图拯救他的儿子。
实际上也差不太多。
“黄少天你过来。”
“?”
在男男双打之后,王杰希一队人再次踏上了旅途。
王杰希一路计算着着时间,那个山坡走起来比看着要远,三个人除了王杰希这个有时候需要爬山涉水出门拍照的体能还不错之外,另外两个人成天就是坐在画室和钢琴房里,不是空调就是暖气,体能自然比不上王杰希。不过经历了刚才的一场不知道多少米的赛跑,抗人狂奔的王杰希其实也已经有了女生冲完八百米那种屁股和大腿一起酸痛的感觉。
“不走了……不走了!”始作俑者黄少天整个人都开始精神萎靡不振了,早上虽然说吃了不少,但一直走一直走还不能休息,还跑了一圈,这种运动量虽然不能说很大,但也能把六个小时之前吃掉的早藏全部都给消化掉。喻文州点点头,他虽然因为被王杰希扛了一路,还没有到黄少天这种程度,但也有点流汗:“这么走也不是办法,先歇一下吧,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王杰希也的确是饿了,而且是真的走不动了,于是将背包放下,拿出了之前塞进去的自热便当:“那就先吃个饭吧。”他掏出了一个咖喱鸡肉饭,打开盖子之后将之前喻文州收集的河水到进了自热槽里。黄少天也依法炮制,咖喱味混合着梅菜扣肉和红烧牛肉的香味飘出,饿坏了的三个人一言不发地吃着热腾腾的米饭和配菜,不少动物闻到香味也走了过来,将他们围了一圈。
“对不起啊,我们没什么吃的了,不能给你们。”黄少天朝着动物们挥了挥手。他们带了七个自热便当走,虽然说理论上是可以吃两天还有余粮,但打开之后发现分量意外的少,对于三个不断运动的成年男性来说是不够吃的。他们还没慈悲到自己饿着,给这些满地食物的动物吃饭。
“对,不如你去偷个火烈鸟的蛋给我们煮了吃吧。”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一顿饭吃完,休息了半个小时之后收拾收拾又得再次踏上路途,吃饱喝足了的三个人有说有笑地朝着山坡进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饭人也精神了,再走了三个小时都丝毫没有疲劳,虽然走到的山坡时候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了,但好歹天还亮着。
黄少天爬上坡顶的树,在枝叶繁茂的树干上冒出了脑袋,往四周看了看。“我们应该继续往北走,虽然看不太清楚,不过那边好像的确有建筑,”他从树上下来,有点嫌弃地拍掉了头上的树叶,“顺便西边有个狮群,不过如果没有看到我们的话估计是不会过来的。”
“估计。”他强调了一遍。
喻文州走近那棵刚刚被黄少天爬过的树,大量了一圈,拍了拍,又大力地踢了几脚。王杰希和黄少天云里雾里地看着喻文州奇怪的行为,不知道该不该打断他。“……乱摸鸟蛋的确是我的错,但你也不要这么生气嘛……你又没跑……”黄少天有点心虚地将喻文州的行为理解为泄愤,“而且你还挺享受的样子……”声音越来越小。
“……”喻文州欲言又止。
“这棵树很结实,我们可以睡在上面。”喻文州给他们解释了一下他刚才的举动,“我真的没有很享受。”
“我跟你说这个人生气起来可可怕了,他们工作室的人都被骂哭过。”“这么厉害的吗,我看他斯斯文文的……”“你不知道什么叫衣……”
“杰希,你怎么看?”喻文州一下子扯开了凑在一块嘀嘀咕咕的两个人,转头问王杰希。王杰希咳了一声:“狮子不会爬树,大概是可以的,就是怕有豹子。”
喻文州看了看已经再次爬上了树的黄少天,走到树旁抬头问他:“你有看到豹子吗?”“我没有看到!”黄少天在树上答复他,跟着答复落回地面的还有细树枝和树叶。“少天虽然看起来不大正经,但是在观察东西方面很厉害,他说没有看到,那么这一片他能看到的范围百分之九十是没有的。”
“……喻文州我听到你说我不大正经了。”树上有掉下来几根树枝,是黄少天不满地在树上跺脚。
王杰希看着在树上钻来钻去的黄少天,出于好心提醒了一下:“你别掉下来……”话音未落,黄少天就脚下打滑从树上摔了下来。
“……王杰希我求求你别说话了……”黄少天躺在地上,过了几分钟才憋出了那么一句话表达此时内心的复杂。
喻文州也对王杰希的这项技能表示了赞叹。
所幸黄少天刚才站的地方也不是很高,摔下来也没什么大碍,过了几分钟站起来又是生龙活虎地准备生火,先收拾好了刚才在树上跺掉的树枝,堆在一块,正准备掏个打火机却被人抓住了手:“你干嘛啊!”喻文州瞥了他一眼:“这么高的地方还点火,怕狮子不知道有一顿三人套餐在这里吗?”
“而且,肯尼亚现在是雨季啊。”王杰希接了一句。
本来晴空万里的湛蓝天空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王杰希的召唤,于是渐渐飘来了乌云,隐约能看见云层之中闪过一道白光,然后就是一声响亮的雷轰。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变化无常的天气,说话都不利索了:“我、我靠,这也太邪门了吧?!说吧王杰希,你是不是龙王转世?你上辈子是只卵生动物?这天气变得比女生的心情都快!”“本王认为,此树不能久留。”王杰希眯着眼看着忽亮忽暗的云间,举起相机拍了一张。
上过小学班会的都知道,发毒誓不一定会被雷劈,但在下雨的站在树下,周外还没有比这棵树更高的东西,你被雷劈的概率就会比你没写作业结果老师抽到了你写作业还要高。
“伪科学吧!”“你以为避雷针是用来干什么的,串烤鸡心?”王杰希麻溜地拿好了东西,背好了背包,立马往坡下走。喻文州也紧随其后,黄少天看到智商担当都跟着走了自然也不敢逗留,连忙拖着大包小包跟着他们下坡。
这雨从一滴一滴变成了倾盆大雨,王杰希第一次觉得雨打在身上居然还有点痛,他把唯一能够防水的袋子让给了自己的相机,三个人坐在坡脚,拿着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野餐布顶在头上,想要挡住一点雨。但是野餐布终究是不防水的,还没撑个两三分钟就阵亡在了大雨之下。黄少天索性躺在了草地上,任凭雨滴打落在他的身上,还把衣服脱了给自己擦脸擦脖子,洗起了澡:“你们今天还没洗澡吧?来啊!脱啊!感受大自然的花洒吧!”
黄少天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大雨,说一句话嘴里就多几口水。
“好一个苦中作乐。”王杰希率先评价,然后,开始脱黄少天的裤子,“你把裤子也脱了让下半身叶也感受一下大自然吧。”“卧槽!臭流氓!放开我!”黄少天一惊,连忙拉住了自己的裤子防止被王杰希扯下,在王杰希的又一次进攻之后提着裤子就跑,王杰希拿着他的皮带在后面追。
王杰希追累了,站在原地喘着气看着黄少天在两米之外得瑟,刚想再追他,就感受到了屁股一丝冰冷:“……说吧喻文州,你想怎么死?”喻文州笑眯眯地一只手拿着他的皮带,一只手提着他的裤子,手一松就跑开了。黄少天跑过来和王杰希达成共识,决定先手刃喻文州再互相残杀。
三个大男人提着裤子在雨里奔跑,要是放在正常的人类社会里大概会被发上UC震惊新闻,但在这个地方,没有任何顾虑,黄少天和王杰希追着喻文州,喻文州脚下一打滑就摔进了泥潭里,满身都是被水和稠的泥,喻文州抓了一把泥就往后面两个人身上扔,王杰希靠着风骚走位成功地躲掉了所有攻击,一把将喻文州摁到了泥里,黄少天就没这么好运了,还吃了一口,一直在后面呸呸呸。
“他皮带扣子呢!解开!快!”
“我去这泥也太麻烦了,手滑!”
“我说,不如我自己来吧?”
喻文州的裤子最后在黄少天和王杰希的共同努力之下被脱了下来,他们脸上和身上都是泥和草,活像几年没洗澡,但他们也完全不在意,三个男人又像在酒店那时一样,只穿着上衣和裤衩子,掏出了扑克,打起了斗地主,在野生动物保护区里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雨后天晴,这场下了不到三十分钟的阵雨带来了彩虹和王杰希所见过最为亮丽的晚霞,他带着相机重新爬上山坡,光着脚踩在滴水的草和油膏般的泥土上,他看见了他来到这个地方所想要的东西。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色。
他站着不断地构思着他的构图,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过,直到那条彩虹终于消失在了墨蓝与暗紫之间,天空只剩下最后的淡蓝色,王杰希也终于找到了他所期待的成品。
“哟,开心吧!”王杰希转过头,喻文州和黄少天站在他的身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的,他们脸上都是暗棕的泥,发梢还滴着水,裤子虽然重新穿好了但也还是衣冠不整。他们笑得很开心,就连喻文州也露出了他从来没见过的笑容。
“我们拍个照吧。”王杰希突然说,连他自己都惊讶了一下。
从他开始学习摄影,他就没有拍过人像。他觉得镜头中的人似乎都是虚伪的,他们在镜头前隐藏起自己,伪装成另一个人,一个老人能在十个不同摄影师手里变成十个不同的人,一切都只是主观感受,主观想法。他不愿意拍摄人像,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然,才是最真实的。只要拍景物就好,他如此想。
可是今天,他突然有点疑惑自己的决定。
黄少天和喻文州被他拉到了背对落日的地方,还是那副衣冠不整的样子,他们站着,看着王杰希在调试三脚架。“我定了十秒钟,看到闪光灯就笑。”王杰希按了一个按钮,一边扣着皮带一边朝他们跑来。“哇,你这是定时炸弹吧?”“那我先走了,你们好好享受。”“哪来那么多话,站好!”
“茄子!”他们勾肩搭背地笑着,在白光亮起的那一瞬,一切都被保存到了相机里面。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在拍照的时候喊茄子。”
“你不懂复古我不怪你,但是你不要用这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不然我喊喻文州打你,他可是一打两百的我告诉你!”
“少天,你看我理你吗。”
“文州,跟我读,‘línǐ’,不是你你。”
“……‘nínǐ’。”
“……算了广普就挺好的了。”
他们躺在刚被大雨淋洗过的树干上,看着眼前枝叶茂密,隐隐约约能从树叶的间隙之中看见暗蓝的夜色。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句“晚安”,平时都还醒着的时间,此时已经都睡着了。
星河蜿蜒,月光下的大树投下阴影,枝叶庇佑着他们。




4.





清晨的第一缕光线照射到了黄少天的脸上,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顶着一头草根和泥清醒了过来。他身上是半湿的,大概是昨夜又下了一场雨。他记得他昨晚是睡着睡着从树上掉了下来,但是因为实在是太困,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于是就将就着睡到了现在。
“我居然还活着……”他挠了挠头,伸了个懒腰,爬上树踹醒了还在沉睡的两个人。
“帅的人已经醒了,而丑的人,比如你们两个,还在睡!”黄少天喊着,迫不及待地跟他们俩讲了昨天晚上他的奇迹生还,“要是夜里来了狮子老虎,你们就见不到我了,我真是福星高照!”
王杰希趴在地上,翻了个身,含糊不清地回了他一句:“你要是福星高照……我们现在就睡在酒店里了……”他慢悠悠地抬起手抹了抹脸上的泥,又睡了过去。喻文州也没好到哪里去,一言不发地从树上下来,然后躺在了王杰希身边也再次睡了过去。黄少天看他们这么累也没再喊他们起来,拿了三个自热便当就给他们热了,等他们起来再吃。
早上八点左右两个人终于清醒了,顶着一脸泥和迷茫的表情,在黄少天的关爱下吃下了还在不断发热的便当。
休整好了之后就是一路向北,途经了一条小河,差不多到腰的深度,清澈见底。他们停下来把昨天玩泥巴的时候弄了满身的泥巴给洗掉了,晾了一个晚上的泥巴已经干掉了,再用河水洗也很容易洗掉。黄少天干脆把衣服给脱了在里面洗了个澡,污泥被水漂净,把上衣一起给洗了之后就光着膀子甩着上衣试图把衣服给甩干。
“这算不算人力甩干机?”王杰希蹲在河边洗着脸,看了眼拿着件衣服跑来跑去“降雨”的黄少天。喻文州看着进了水的手机叹了口气,将它重新塞回了裤袋里。“我说这个时候你就不要沉迷2048了吧……”王杰希欲言又止。
中午饭是咖喱鸡三碗,大概是黄少天的个人喜好,他们一边泡着脚一边将饭吃完,然后十分有公德心地将吃完的饭盒塞进了黄少天背包里的垃圾袋子里。黄少天光着膀子背着一大个背包,垂头丧气地跟在前面两个人的身后,有点不满:“为什么我要背这么多东西啊……”
“鸟蛋。”
“哇今天真是好天气,老王你的东西看着好重哦!我帮你拿一点吧!”黄少天眨巴着眼睛。
天气似乎是看黄少天不那么顺眼,刚被夸完天气好就响了个雷。
“雨季嘛……雨季嘛……”
黄少天:mmp
“要是回到家了,我要好好大吃一顿,然后死在床上。”黄少天看着面前的一片绿色金色交杂的一个坡度不算太高的草坡,“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喂!”他扯着嗓子飙了一句连韩红听了都想为他转身的高音。
“破音了,兄弟。”
转身打人也是转身啊。
王杰希和黄少天正想着互相掐死,喻文州就突然停了下来:“安静!”他喊道。王杰希和黄少天两脸懵逼地停了下来,双手还保持着掐人的姿势放在对方的脖子上。
“有引擎的声音。”
“我靠!!!”黄少天大呼一声,率先跑了起来,随着传开汽车引擎的声音奔去。王杰希拉着喻文州也紧随其后,跑过那个草坡就看见了一辆观光车慢慢地开在草原上,车上旅客正欢声笑语地唱着歌。
那是一种,终于回到文明社会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
王杰希叹了一口气,带着喻文州和黄少天朝着车子跑去。

“为什么我们当时没看到观光路线离我们这么近?”
“那个时间段都不给观光的嘛……没车。”
“车痕呢?”
“哪看得到哦……草这么短,又看不到泥。”




5.





“叮——叮——”
趴在床上的王杰希不耐烦地哼了一声,窗户外射进来的阳光让他习惯了黑暗的眼睛睁不开,他伸出手摸索到了正在震动的手机,拿过去眯着眼睛看了一眼。
哦,黄少天。
他倒头就睡。
窗户突然传来了玻璃被撞击的声音,王杰希翻了个身一个枕头甩到了窗户上,然后一个鲤鱼打滚坐起身来下床,开窗,深吸一口气:
“黄少天你是不是有病啊!七点啊!七点啊!”王杰希瞪着楼下手里还拿着石子的黄少天,“你这是要去朝阳公园打太极还是去溜鸟啊你!”
黄少天没理他,转头去跟喻文州说了几句话,由于是粤语的缘故,王杰希愣是一点没给听明白,不过看他俩表情也知道说的不是什么好事。
“我就港打电话冇鬼用噶啦,掟石唔系即刻开咗窗,学野啦!仲有哇,距只眼啱啱训醒真系唔系好觉唔同大细喔。”
“痴线,你小心距一阵打你啊。”
“丘。”
“请讲普通话,请写规范字。”
“王给嘿!下来!天哥带你去快活!庆祝下你获奖!”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啪”地一下关了窗,转身穿衣服去了。
床头柜上放着两张照片,一张是他在肯尼亚拍的那张晚霞,昨天刚刚被通知拿了金奖。
还有一张照的是三个男人,他们背着光源,勾肩搭背,笑着。
身后是暗淡的霞光。


END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