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墨重秋

仙女下凡。
随便写写。
懒癌患者。
老王之妻。
郑伊健厨晚期患者。

【海锤】dark(2)

•剧情捏造,ooc

•情节快进

平静了百年的湖水突然泛起了涟漪,被乌云所覆盖,漆黑一片的世界突然出现了一缕金色,它穿过笼罩着世界的黑色,化成一点金斑。
海拉从沉睡中醒来,她从水中浮出,黑色的长发升出水面往下滴着水珠,她缓缓走上岸,她踏上陆地,黑发已然蓬松。她盯着湖面上的金色,笑了起来。
“奥丁,我的父亲,看来你的寿命也快到此为止了。”海拉抬起头看着云层的间隙中射出光亮的地方,笑声在看不见边际的世界回荡,“是时候了……”
她的手指在空气中画着,许久不见的熟悉金光绽开随即又重返昏暗,窥镜随着海拉的思绪映出了一个地方。
一个金发的男人被裹着一圈又一圈粗大的铁链,还被一个笼子挂在洞穴的上方,他用着成年男人低沉的嗓音跟对面的骷髅讲着自己的经历。海拉一时没反应过来,盯着男人看了许久,心里虽然知道窥镜不可能搞错对象,但是还是对眼前的景象有点不敢相信。
索尔?他现在怎么如此……健壮?
笼子突然打开,索尔身上的铁链随着他的坠落而一圈圈地展开,最后还狠狠地拽了索尔一下。海拉心中不快,皱了一下眉。

——————

“索尔,”海拉从扭曲的黑洞中走来,她看着眼前高壮的男人,轻轻唤了声,却得到了一记猛锤,“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姐姐的吗?”她轻松地挡住了姆乔尼尔,锤子在她施加的压力之中化为几块零散的固体。
“向你们的君王跪下吧,索尔,跟我一起征服这个世界。”她向着索尔伸出手。
他的弟弟似乎对她的力量感到不可思议,那不敢置信的神情让海拉身心愉悦,她一步步朝着索尔走去,洛基却冲了上来,试图攻击她。海拉自然毫发无所,虽然她在他们小时就不喜欢这个成天在索尔身边晃悠的“弟弟”,但毕竟他跟她有那么一个共同点,便下手轻了一些,一脚将洛基踢了出去。
“索尔,我的弟弟,”海拉挥挥手,黑色的胶状物质便从索尔的影子中伸出,缠住了索尔的手脚,“你变了许多,让姐姐看看你分化成了什么。”她听见身后洛基的呻吟,手指颤了一下,洛基便被同样的黑色物质包裹住了身体。
她缓缓将头凑近索尔的后颈,他却死命地摆动着脑袋本能抗拒着陌生Alpha兼敌人的试探,海拉挑眉,一手掐住了他的双颊,往右边微微扭去。酒香从他后颈的腺体中传来,海拉嗅着他的信息素,眯着眼睛往他耳根吹了一口气:“你是个Omega?奥丁真了不起,把一个Omega养成这种体型。”她说着,又吸了几口空气中弥漫的酒香。
终于触碰到了自己几百年来的支柱和渴望,海拉显然不想撒手,她嗅着索尔的金色头发,嘴唇轻轻擦过他不算粗糙的皮肤。“海拉!放开我!”索尔用力地拉扯着手臂上的弹力不强的黑胶,被掐住脸颊的他说话都不太清晰。
“疯女人!”
海拉的余光瞥到了闪过的银光,面无表情地侧身躲过了洛基的一刀,她后退了几步,拍了拍手掌,表示对洛基的赞赏。洛基刀锋一转,往黑胶上用力一劈将索尔身上的束缚劈断,索尔一挣脱便朝着海拉扑去,一拳砸在了海拉的掌心,脚也一扫试图绊倒海拉。
“给我乖乖的,小宝贝。”海拉一把搂住了索尔的腰将他忘往怀里带。索尔假意往她怀里靠去,手里是刚才地上捡的匕首,他猛地推开了海拉,刀锋在海拉脸上划出了一条血痕。
“你激怒我了,弟弟。”海拉皱着眉头,一掌推飞了索尔,她微微昂起了下巴,鲜血顺着脸颊流下,“跪下,为了你的所作所为向我道歉。”
“哇哦,这是什么家庭的道歉方式。”洛基在身处危险的时候还不忘嘲讽几句,趁海拉瞥了他一眼,索尔冲到了他身边,“默契啊哥们。”洛基在海拉再次抓过来之前大喊了一声:“送我们回去!”
彩虹的光芒笼罩了他们,却因为一时的失误导致只有海拉一人来到了阿斯加德。

——————

“你看我把这里收拾得还可以吗?”索尔坐在王座之上,手中拿着权杖,笑着看着走进神殿的海拉,“姐姐?”
索尔用着听似轻松的语气对海拉说话,实际上了冷汗早已出了一身,每一个Omega都不会忘记自己的那几天,虽然他在外星呆了几天,忍着那几天期前湿答答的裤子打赢了浩克,但这不代表他可以忍着后面的湿热跟一个Alpha打得风生水起。
海拉作为一个圣经百战的女神又怎会不知索尔的云淡风轻背后藏着什么,况且那一股Omega的信息素她站在三米以外都闻得到,这傻弟弟好像还什么都没察觉。海拉勾起了唇角,不动声色地放出了属于Alpha强硬的信息素。
“那是我的位置。”

——————
别说了,我忍不住了,下一章往城市边缘开

评论(2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