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墨重秋

仙女下凡。
随便写写。
懒癌患者。
老王之妻。
郑伊健厨晚期患者。

【海锤】dark(1)

•海锤abo,女a男o

•性格捏造,剧情捏造,私设,ooc

•一切为了往城市边缘开服务

无边无尽的黑暗,枯草,荒石,没有日月,海拉不知道在这里度过了多少年月,她浸在浑浊的死水中看着枯木上最后一片干黄的树叶缓缓飘落,除了思考怎样报复自己“亲爱”的父亲之外,看着这棵树落叶大概是她最后的消遣了。
不,还有。
她伸出苍白的手指在空气中不断地慢慢画圈,指尖划过的地方渐渐出现了绿色的火花形成一个圆圈,光明从圈中射出,海拉习惯了黑暗的眼睛被光明亮得刺痛,她眯着眼睛,在不大的圈中寻找自己熟悉的身影。
喧哗的人群中,一个金色头发的男孩拉着一个穿着华贵的女人嘴里说着什么,海拉专注地试图听到男孩在说什么,他说……
“我长大了可以当女武神吗?母后?”
海拉听到这么一句话之后不禁笑了出生,不知是笑他的天真亦或是愚昧,她看着圈中的金发男孩,手慢慢伸去,碰到了光圈中男孩的脸:“索尔……我的弟弟……”她的手指微微穿过了光圈,她注视着光芒,眼中是对光明的渴望。
光圈的光越来越淡,最后在此回归黑暗,一切声音也消失殆尽,海拉的手还停留在刚刚的位置,她翻了个白眼。
因为她离阿斯加德大过于遥远,法力得不到补充,每天也只能恢复那么一点,窥镜使用的时间自然不长。她本可以储存这些每天一点的法力来冲破奥丁给她的枷锁,但比起冲出去再被打回来,还不如看看她可爱的弟弟来得更让人愉快。
她痛恨奥丁,痛恨奥丁在她给他带来了辉煌的荣耀之时突生的仁慈,她被锁在这个鬼地方不知道几百年,就是因为那点慈悲,仁爱。他还让所有人遗忘了她,再为这个王座生下了一个男孩,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姐姐,一个被自己亲生父亲所抛弃的姐姐。
海拉何尝没有一样痛恨过这个与自己不同,生来就备受祝福和关心的男孩,她日复一日地看着窥镜,看着这个男孩成长,嘲笑他的每一次摔倒,诅咒他死于非命。但结果呢?她逐渐沉迷于此,里面的男孩一天天长大,海拉也一天天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她开始把“小杂种”变成“我的索尔”,看的时间一天比一天长,法力也渐渐透支。但Alpha天生的占有欲让她不乐意看到与索尔过于亲密的人,比如奥丁,比如洛基。
想到洛基,她哼了一声。
接下来她即将陷入沉眠,为了补充透支的魔力,她需要用沉睡来减少法力的流失。
索尔,索尔。
等她醒来,他将成为大人。

评论(18)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