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墨重秋

仙女下凡。
随便写写。
懒癌患者。
老王之妻。
郑伊健厨晚期患者。

【喻王】不宣

•架空民国paro

•ooc

•迷,真的很迷

0.

深秋中的京城总是曳着满树金黄,沙石路的两旁各种着一片梧桐林,在萧瑟的秋风之中响着沙沙作响。王杰希手里拿着一张黄色的纸,他轻轻地拿着它,生怕将纸弄皱了。黑色的墨水字微微地穿透了纸背。

他回过头去催促身后的人,那人笑笑,跟了上去。

1.

“话说这微草统领啊,了不起。仅仅十八岁就成了一军统领,刚上任一年时间就吞并了各方军阀,将微草军原本几十万发展到现在几百万兵马。”说书的拿着一把路边题字的扇子缓缓地扇着,往手心一打,就将扇子拢了起来。“这少年统领威风凛凛,在各处烟花柳巷也留下过不少的香艳绯闻哦。”

那些专程过来听书的茶客,最喜欢听的不是英雄救美人,就是些什么个烟花巷中脱铁甲。这说书的显然是很会照顾观众的胃口,就连王杰希也不放过,开始说关于他的香艳小传。

两个看上去年纪不过二十多的男人坐在二楼木栏旁的桌位,桌上放着一壶茶和一些吃食,一个盯着茶壶看,一个盯着楼下看。

京城的茶馆大多都是两层,状如客家土楼,二楼用木栏围着,栏后摆桌,算是贵宾座。一楼中央搭着一个台子,有时有说书人上台为茶客说书,茶楼的主人也偶尔会请几个角儿来唱几出折子戏。

“哎哟,想不到王杰希这么厉害,花街小霸王啊这是。”发色较浅的男人听着台下说书人的胡说八道笑了起来,一想到故事中的主角听到这些个自己都没经历过的“美妙往事”是何种表情就笑得越发开心,恨不得立刻冲过去统领府笑他一整天。

另一个气质较为温润的男人端着杯碟拿起了茶杯,用杯盖轻轻拂去了浮叶,垂着眼喝了一口:“听说最近南方那个蛮国有些小动作,微草军近日天天巡逻,开始收购军火,看起来王大统领是要有所行动了。”

“他收购军火?什么时候的事儿,我们蓝雨不是都没接到微草的单子吗?”黄少天挑眉,一手扔了颗花生米进嘴。喻文州抬眼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接着又低了下去:“又不止我们一家在暗中售卖军火,杰希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

黄少天笑了一声:“杰希,杰希,叫得这么亲密,却连人家手都没碰过。”

“就你话多。”喻文州瞥他一眼。

“微草和蓝雨合作了这么久,他这样子是有点奇怪啊。”
“我待会儿去拜访一下他吧。”喻文州道。

两个人站起来身来,下了楼到了大门,喻文州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又到了掌柜的柜台前。

掌柜一见到他便停止了在算盘上记账的手,恭顺地微微躬了躬身,喊了一句:“当家的。”

“台上那个,以后就让他别来了吧。”

“是。”

“哎哟,”黄少天笑嘻嘻地从后面搭住他的肩膀,歪过头来看了眼若无其事的喻文州,“这飞醋吃的,真是酸味远扬,都飘去花街了。”“少天既然这么有空,回去就把各处堂口的账本都看一遍吧。”喻文州笑了笑,打掉了他的手,徒留下黄少天一个人愣在原地。

他在门口喊了辆黄包车,坐了上去。车夫在前面拉着车,负着所有的重量,汗流浃背。喻文州看了一眼,又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片金黄色上。

那里是微草的统领府,里面不仅住着微草的各级将领,还住着王杰希。

跟王杰希第一次见面大概是在五年前,他十六岁,王杰希十七岁。他以蓝雨的少当家的身份跟黄少天一起随着当家方世镜去微草统领府谈生意,微草的林统领看起来很和善,给他和黄少天在堂前准备了吃食,让他们在堂前休息一下,带着方世镜去了内室商谈。

在蓝雨,能跟本家拉得上亲戚关系的,无论你姓什么,只要有才能就能谋得好生计。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是外姓人,在本家本来不大受待见,好在得到了前当家魏琛的赏识,才得以在蓝雨一群本家外家子弟中出头,成了少当家。

本来这种和军方的生意喻文州跟着方世镜也做过不少回了,唯独跟这个微草军阀的交易方世镜从未让自己插手过。

大概是因为微草方面要求保密,所以能接触这个事务的只有当家和他的几个亲信。

又或者是因为喻文州还不够格。

喻文州也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不能碰的东西不要碰这种道理他六岁就已经铭记于心了,他一手拉住想要去偷听的黄少天一手端着茶杯,还用余光去瞄那个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大小眼。看起来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样子,还带着点稚气的脸紧绷着,看他的肩章好像还是个少将什么的,不过看来也还是跟自己一样不够格。

喻文州悄悄打量着当时还是少将的王杰希,心里暗暗推测。

接着王杰希就被喊了进内堂。

“刚才那个人,以后肯定不简单。”喻文州沉吟了片刻,手上用了一把力将黄少天扯到了地上。

少将这个军衔就能参与他这个少当家都不能参与的事务,如果不是他跟林杰有亲戚关系,就是林杰在培养他成为亲信,又或者是……

继承人。

喻文州看着内堂门上挂着的帘子,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他看来还没有被完全认同啊。

方世镜随着林杰有说有笑地从内堂走了出来,喻文州识相地站了起来。王杰希跟在他们的后面,还是刚才那般面无表情,只不过大概是因为内堂有点闷一会着什么原因,他出了薄薄的一层汗,脸有点泛红。他不经意地对上了喻文州打量自己的视线,两个人心中皆是一惊,随即不约而同地立刻移开了视线。

方世镜和林杰在蓝雨所属的一间酒楼里开了几桌酒席,也不知道为了庆祝什么,反正喻文州只记得当时他坐在王杰希旁边。

他们俩有些尴尬地吃着饭,黄少天在旁边跟着微草的军官打成一片,又是倒酒又是猜拳的,到了喻文州和王杰希这边就是无尽的沉默。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决心打破沉默,他微微侧过头看着王杰希,王杰希好似感应到了什么也转过来看他。

目光对上了。

“你……喝酒吗?”喻文州指了指他旁边放着的酒壶。

王杰希摇摇头,已经过了变身期的男声有点低沉:“我不能喝酒。”

“我也不喝。”喻文州道。

又是良久的沉默。

“微草,王杰希。”正当喻文州想开口再次说些什么的时候,王杰希却抢在他前面说了话。

“蓝雨,喻文州。”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答复道。

酒宴离席的时候,喻文州又看了王杰希一眼,橄榄绿的军服穿在他的身上真的很适合,很好看。意识到自己在注意着什么奇怪的地方的喻文州咳了一声,转过头上了黄包车。

后头王杰希站在林杰的身后看着没入夜色中的黄包车,暗自出神。

从那一天开始,他们三人的交集突然多了起来,大多时候都是林杰带着他上蓝雨拜访方世镜,黄少天本来就是个自来熟的性子,自从喻文州跟他说了下王杰希之后就特别关注这个大小眼,人家安安静静地坐着喝茶偏要跑过去骚扰人家,王杰希故意不理他黄少天还死皮赖脸地贴过去,直接趴在了王杰希身上。

王杰希顶着身上整个人的重量,黑着脸地想要挣脱黄少天:“快给我下去。”黄少天自小就皮,大概是因为从小被魏琛带大的原因,天不怕地不怕,大概方世镜骂他都不怕,又怎么会怕王杰希。他笑嘻嘻地继续趴着,还伸手拿了块桂花糕:“老王,老王,请你喝好喝的好吃的你吃不吃啊?”

王杰希顿了一下,转头看他。

“什么东西。”

蓝雨本家议事堂前是一个露天的小花园,王杰希跟喻文州黄少天坐在堂前的小台阶上,都一手拿着一茶杯冒着泡的褐红色液体,另一只手还拿着一块咖啡色,闻起来很甜的块状物体。“快吃吧快吃吧,可好吃了。”黄少天催促着,然后像是为了消除王杰希的防备心一样自己吃了一大口,“真的可好吃了。”

王杰希又看向喻文州,喻文州也朝他点点头。

王杰希转回了头,像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一样闭着眼睛喝了一口茶杯里的东西,才刚进口就被喷了出来,他猛地看向黄少天:“甜的!”黄少天愣了一下:“甜的啊。”

莫非王杰希不喜欢吃甜的东西?这可不大好,巧克力也是甜的。喻文州思考了一下,正想开口让王杰希不要勉强吃下的时候,王杰希一口喝完了茶杯里的液体。

然后眼睛闪着光又吃了口巧克力,光闪得越来越厉害了。

他……很喜欢。喻文州和黄少天相视一眼,原来这王少将很喜欢吃甜食。

王杰希是在两岁的时候被林杰捡回微草的,军营伙食说不上很差,但是自然比不上万贯家财的蓝雨,很多东西王杰希都没吃到过,军中不允许藏零嘴,所以王杰希本就没吃过除了方士谦偷偷塞给他的麻花之外的甜食,更别说这种从西洋传过来的零嘴了。最要命的是王杰希这个人还嗜甜,方士谦每回办公回来给他带的麻花就成了他童年时期的念想,等慢慢长大了,能自己出门了,却没这么想吃甜的东西了。

这一回算是给他死了多年的馋虫掀了棺材板了。

三个人就边吃边聊天,从白天聊到了傍晚。

“我挺喜欢你的,”临走前王杰希凑在他耳边对他说,“再见。”喻文州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一愣神,王杰希就已经坐上了离开的车。他站在门前看着将手伸出车篷外向他挥手的王杰希,转过头对站在自己旁边的黄少天道:“你听到了吗?”“什么?”黄少天停下把玩手中铁哨子的手,看着他。

喻文州皱着眉头,拿过了他手中的哨子:“你什么时候买了这样的东西?”

“老王送的。”

“……”

啊,心好痛。

喻文州抬头看了看天上夜星,脑里突然闪过了一个人。

tbc.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