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墨重秋

仙女下凡。
随便写写。
懒癌患者。
老王之妻。
郑伊健厨晚期患者。

【昊翔】年级第一和吊车尾的爱情故事(三)

•ooc

•有生之年

=============

军训,自古以来就是炼狱一般的存在。

女孩子们为了不在烈日下晒黑,在一大包的护肤品里光防晒就有三四支,军帽压低帽檐遮住自己的脸,不合身的军服盖住手臂,在教官无数次“你们给我把袖子卷起来!”之后才满脸怨气地将袖子慢慢卷起一点,手臂上散发着各色防晒的香味,保护自己不会军训完就从亚洲偷渡去了非洲。

当然对于男孩子来说,这是没什么的,军训在他们看来,不过就是给自己的皮肤晒黑点增加男子气概。

而军训对于军校生们来说,是救赎。

毕竟相对于学校本身的训练来说,军训的训练简直就是小儿科。

军训后的一周,普通科的英语课堂上,学生睡了一大片。

英语老师旁若无人地讲着课,面对一群男生的呼噜声仿佛海伦凯勒,无动于衷,该讲单词讲单词,该说语法说语法,有时候还能自言自语似地带领同学们读单词,回应他的只有更大声的呼噜声。

一节课四十分钟,英语老师就听了四十分钟的鼻鼾声和梦话。

“花花……我喜欢你……”一个男生淌着口水抱着抱枕死命蹭,估计梦到了女神。

文化课的老师们总能第一时间掌握学生们的八卦。

“阿姨……我求求你……别再抖了好不好……”唐昊整个人往后仰,头靠在后面的课桌上,抱着一胳膊梦到了食堂阿姨。

胳膊的主人孙翔是整个教室唯一一个清醒的人,他在悠闲地泡方便面。

“老师,你的热水能不能借我一下。”孙翔举手发问。

英语老师当即一个热水瓶扔过去,孙翔抽出胳膊站起身来稳稳接住,老师赞许地对他点点头,然后继续讲英语阅读的翻译。

英语课下课,学生们在下课铃声中清醒过来,一群人拿着书揉着眼睛打着哈欠站起来,一边整理军服一边朝着门口涌去,英语老师站在门口一个接一个地拍拍他们的肩膀,还不停地说:“同学们辛苦了,下午的训练加油哦!”

中午的食堂安静而有序,男生和女生们都小声说话,没人敢大吵大闹,毕竟几个一脸凶神恶煞程度堪比某著名韩上将的老师正站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下午的训练课程,大家都有留心听着下午有什么在等着自己。

“唐昊你头发太长了,下午放学记得给我剪头发!”老师说着说着,一眼瞄到年纪倒数第一的头。

唐昊的的刘海已经长到鼻子了,平时待在宿舍就扎一根冲天辫,训练和上课也扎着,不过会用夹子往后脑勺夹住然后带上军帽,除了看上去像个地中海之外也没什么影响,不过不止一次被孙翔说唐昊你着发际线要完。

“剪头发?”孙翔坐在床上,嘴里叼着一颗棒棒糖,抬头看拿着剪刀的唐昊,指指自己,“我?”

“不是我说啊,老二,我觉得比起相信翔哥会剪头发,还不如相信他会剪那啥。”袁柏清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

唐昊一脸痛心地站起来爬到袁柏清床上抓住他的领子死命摇:“你作为一个医疗人员怎么可以这么恶俗呢?!啊?!”

“这就是你对医疗人员的误解了,”徐景熙抓着一大把内裤,分别派给大家,“每个医疗人员的内心都住着一个方士谦。”“你问过方士谦想不想住在你心里了吗。”

孙翔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抓着唐昊过长的刘海,沉思该怎么下手。

“翔哥,一刀下去给他来个断子绝孙。”“徐景熙你变了……”

“剪下去就好了吧……”说着翔哥一个手起刀落,唐昊的刘海在一刀后落在了地上,孙翔松开手,看了眼唐昊,愣住了。

这一刻,419寂静无声。

紧接着,是全宿舍惊天动地的笑声。

“吵什么吵!”管理员一把打开门,大吼。

唐昊转过头看了管理员一眼。

管理员沉默了。

唐昊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齐刘海,决定学隋炀帝杀兄弑父。


第二天,唐昊的平刘海扬名天下。

“唐昊啊,要不我请你喝个饮料?”孙翔跟在唐昊后面,有些讨好地问道。

自从他给唐昊剪了个平刘海之后唐昊就没理他了,每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二十三小时戴着军帽,而且脾气越来越暴躁,活像更年期妇女。

昨天有个隔壁宿舍的小兄弟过来借酱油不小心弄掉了他的帽子还笑了一声,就被他打进了医疗室,在医疗室帮忙的徐景熙回来告诉大家唐昊直接把人该打断的全打断了,当然,不该打断的也打断了不少,要不是因为现在医疗科技发展好,估计就废了。

孙翔觉得自己可能剪的不是刘海,而是唐昊的命根子。
唐昊回头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

孙翔愣了愣,心中突然火起。

“不就是刘海吗!迟早都会长回来的!你气个屁啊!”看着唐昊对自己爱搭不理孙翔也不乐意了,朝着他骂道,手里拿着的饮料一下子扔到他身上,“不理我就不理我,老子我不稀罕!”

孙翔骂完立即转身离开,留下了被饮料给砸愣了的唐昊站在原地。

“傻逼吧!”身后还传来孙翔的骂声。

唐昊转头,有点想追过去,等到孙翔消失在教学楼之后才回过神来。

“不理就不理。”

唐昊压低了帽檐,哼了声,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目睹了全过程的袁柏清和徐景熙在暗中商量如果唐昊和孙翔打起来了,谁去负责治疗唐昊。

孙翔搬出了宿舍,在学校外面租了个房子,再也没回过宿舍,连上课的时候碰到了也一言不发,唐昊也差不多,越发沉默寡言。

“不应该啊,以唐昊这个性子,不能因为个刘海发这么大脾气啊。”419的一群人蹲在校园的一角讨论着大事儿。

“而且还是他让孙翔剪的啊。”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啊。”

“今天孙翔道歉唐昊还无视他了,气得孙翔一罐可乐砸他身上了。”

“你们Alpha对于自己形象不是看得很重吗?袁柏清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每次上课之前都要梳三分钟的头,上课的时候还照镜子。”中途加入讨论的知情Beta杜明吃着麻辣烫道。

“…………………”一群人沉默了,齐齐朝着杜明射来杀人般的眼神。

“不应该啊,不应该!”杜明一拍大腿,捧着麻辣烫跑了。

“其实……孙翔平时一点就爆,而且受不了人无视他,唐昊,是叫唐昊对吧?孙翔平时是个挺心高气傲的孩子,他都放下性子去道歉了,唐昊还无视他,肯定得发脾气。现在的情况应该是唐昊拉不下面子来跟孙翔和好,而孙翔是真的气上头了。”一个人插嘴道,顿了顿,补充道,“孙翔小时候把他爸爸的内裤倒了辣椒油都没道歉。”

“诶,好像是这样哦……”

“诶,等一下。”

一群人齐齐转头,看见了某知名顾问标准军人蹲姿蹲在他们后面,手里还拿着一碗刚才缴获的麻辣烫。

“你们好啊。”喻文州笑了笑。

评论(4)

热度(47)